豫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妖经怪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安歌
    “地球?那是什么东西……”

    她放下手机,急匆匆地离开学校,拦下一台出租车,在心底嘀咕了一句。

    静庭市,旧城区。

    透过车窗打量着眼前与新城截然不同的风貌,古城安歌,还是这副模样。

    时间仿佛被白壁青瓦冻结,新城明明就在身后,车水马龙的喧嚣却进不了这里,就连出租车的速度也陡然慢了下来。

    安歌古城并不安静,茶楼菜馆铺开两旁,青石板路上的尘埃被往来的步子激得缓缓飞起,又轻轻落下,嬉笑怒骂的人声在风里传出去很远,空气中也飘着蒸馒头包子的味道,她不禁有些恍了神。

    热情,老旧,粗犷又细致。

    旧城区的人与物,和安歌古城的气质是类似的。

    讲究天人合一的自然之美。

    那个高中生遇到了什么?

    她再仔细地想了想,电话那头的同事说得不清不楚,只说那个孩子对“地球”这个词特别在意。

    收回思绪,她打起精神,对出租车司机说道:

    “就是这里,请停车吧。”

    现在是夏天,她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女士衬衫,下车时忽然吹来了一阵阴冷的风,她眯着眼睛抬起头,看向眼前的安歌病院。

    即使是老城区,也存在现代化的医院,学校等建筑。

    付过车费后,她整理了一下衣装,踏进了这家医院。

    医院里病人不多,或者说医护人员比病人还要多上一些。

    同事说过具体位置,她没花什么功夫就找到了位于五楼的那间特殊病房。

    空气中没有奇怪的味道,反而带着些淡淡的清香。

    她在心底准备了一下措辞,轻轻敲了敲房门,将其打开时,一个年轻人的身影映入眼帘。

    他靠坐在窗边的病床上,手上捧着一本书,窗户开了一扇,风些微地牵动着白色窗帘,和他额前细碎的头发。

    阳光也斜着投了进来,映在他的脸上,从左侧眉尾至右侧嘴角,半明半暗。

    “你好。”

    他合上书,侧过头,嘴角向上扬起,嗓音温和清澈。

    她在手机传来的资料里见过他的照片,所以这更让她有些意外。

    这不像是那个唯唯诺诺的自卑高中生,他的相貌虽然和照片上一样,肤色很白,高高瘦瘦的,但气质却截然不同。

    “你好,林寻先生。”

    她收回心中遐想,说道:

    “我是特异科的李清浅。”

    “你好。”

    林寻打量着眼前这个穿着白色衬衣的高挑女人,她的名字很柔和,五官却很英气,尤其是那双在女性中不多见的剑眉,以及高高的长马尾。

    “我的同事向你解释过特异科的大概意思吗?”

    李清浅提着一条木椅,到林寻床边坐下。

    “嗯,特殊犯罪与灵异现象应对科。”

    李清浅扭头看了一眼房门方向,似是随口般说到:“没错,我们看起来总是在做一些不着边际的事。”

    林寻笑了笑,没有接话。

    “那,接下来由我对你进行详细询问。”

    李清浅打开手机,林寻的照片还亮着,照片上那个低眉顺眼的男生和眼前这个散发着令人舒适气场的男人根本就不像是同一个人,她不由得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

    “我们需要做一些简单的问答,林先生能配合我吗?”

    林寻点点头:“嗯。”

    “好的,我们开始吧。”

    李清浅揭开笔帽,低头看向笔记本,林寻也貌似好奇地瞟了她的笔记本一眼。

    “你的年龄?”

    “还差一个月,十八岁。”

    “就读的学校?”

    “静庭市第十八高级中学。”

    “家庭成员?”

    “父亲林雪松,母亲陈凝,妹妹林清。”

    李清浅记录的手顿了顿,打量了林寻一眼:“你和家人之间的关系怎么样?”

    “关系吗……”

    林寻在脑海中寻找了片刻,那个已经死掉的家伙似乎对自己的认知不太清晰。

    “虽然是父母,但都对我比较冷淡……不,冷漠。”林寻整理了一下记忆后,认真地回答到,“林清也是。”

    “他们最近出了一趟远门,李小姐应该知道,我的父母都是考古学家。”他补充道。

    李清浅点点头,半晌没再发问。

    他的说法和资料上没有什么出入。

    林寻就是一个胆小的,自卑的,爹不疼,娘不爱,连自己妹妹都极度厌恶的一个人。

    问题是……

    这些话不该被“林寻”自己轻描淡写地说出来。

    林寻活动了一下脖子,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李小姐。

    他并不是原来的那个林寻,也对扮演“林寻”这个角色毫无兴趣。

    “说起来……”林寻忽然开口,“特异科为什么觉得我这次遭遇的袭击和灵异事件有关?”

    李清浅抿了抿嘴唇,合上了笔记本,说道:“你在槐荫街道遇袭的过程被公共监控拍了下来,当时你的附近没有任何人,脚下却忽然开始结冰,很快你就倒在了地上,如果不是发现得及时,林先生你可能已经死了。”

    不是可能,确实已经死了……

    林寻挑了挑眉,说道:“不过看起来,袭击我的存在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可怕,不然……特异科也不会派你一个新人来询问我。”

    李清浅握笔的手紧了紧,忽然自木椅起身,低头看着林寻,“你在说什么?”

    林寻笑了笑,将白色窗帘往一旁拉了一下,风越来越大了。

    “你的中性笔和笔记本都是崭新的,就像开学时发下来给学生的文具一样。”

    李清浅嗤之以鼻:“果然还是学生,理所当然地认为,所有事件都要记录在一个笔记本上。”

    “为了更好地分类整理,每次事件我们都会记录在不同的地方。”

    林寻闻言不禁笑出了声。

    “你看,只有新人会把这种事不假思索地说出来。”

    李清浅愣了一下,接着心头一怒,冷声道:“你在诈我?”

    “算不上,你的指甲里有白色粉末,袖口,头发上也有一些,你刚从学校过来,也许你本来正在和同事处理另一起事件,那起事件……和黑板有关?”林寻歪着头看向她的指甲。

    “忽然你接到了另一位同事的电话,并从电话里听到了关于我的消息,因为我的事件危险程度较低,而你的级别应该也很低,所……”

    “胡说八道!”李清浅有些生气了,“我没空陪你玩侦探游戏,看见白色粉末就猜测是学校,你不觉得太牵强了吗?”

    林寻指了指她的中性笔,说到:“你的笔记本上有一个眼睛图案,那个图案和你衬衣领口纽扣上的图案是一样的,这是你们特异科的徽章?看来你们的领导很有仪式感,成员的使用物品都是配套的。”

    “但……它不是。”林寻看向窗外,忽然向下看了一眼,玩味地笑了起来:“我刚才说过,你的这些东西新得就像开学刚发下来给学生的文具一样。很巧,那支中性笔我也有,第十八中学开学的时候发的,据我所知,整个静庭市的学校都是用的这种中性笔。”

    林寻回头看向她:“你在接到电话时急匆匆地刚想离开,却发现自己只带了笔记本,所以顺了一支笔走,啧……”

    “你的这些表现,实在很难让我相信你不是新人,同时也对特异科的能力产生了一些疑问。”

    “咔……”

    林寻闭上了嘴,因为他看见李清浅手里那支静庭市学校标配的中性笔已经被捏断了。

    “笃笃笃——”

    敲门声适时地响了起来。

    李清浅深吸了一口气,不再去看林寻,快步走去打开了病房的门。

    “走。”

    李清浅听见了一个冰冷可怕的女声。

    也许是被林寻的言辞气得有些上了头,她感觉眼中的世界微微有些扭曲——病房门口一条妖异恐怖的白蛇正吐着信子!

    李清浅心中悚然一惊,戒备十足地再看过去时,眼前站着的,只有一位面色冷淡的少女。

    林寻瞳孔中闪过一道微不可查的不可思议。

    继而笑了笑,温和地唤道:

    “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