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妖经怪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妖乡
    有件事,林寻有些奇怪。

    在那个已经死掉的家伙的记忆中,自己和妹妹林清的关系,以前是不差的,同父母也是。

    是从什么时候起,他们对自己的态度变冷淡的呢?

    死掉的“他”没去考虑过那个问题,林寻却从某些还算清晰的记忆中找到了痕迹。

    或者说,仔细回忆起来,关于林家的记忆根本就全是问题。

    “少爷……”

    少爷?

    什么年代了竟然还存在这种称呼……

    李清浅诧异地看去,看见眼神冷淡的林清身后,还站立着一位中年女人。

    她是谁?林家请的阿姨?

    李清浅想了想关于林寻的资料,里面没有提到过这个女人。

    女人看上去端庄亲切,穿着一身仿古长裙,最惹眼的要数她耳鬓旁,嵌着的那朵娟丽细小的白花了。

    与她的衣服一样白。

    她是?

    林寻找遍记忆,也没有找到关于她的存在。

    “砰……”

    越来越大的风将窗摔在墙上,洁白的窗帘被扯得猎猎作响。

    偶然间,一片雪白的花瓣从窗外吹了进来,落在了林寻的手旁。

    这是……

    林寻瞳孔一缩,脑海中陡然闪现昨晚“死前”的记忆。

    一簇簇雪白的花朵缀满枝头,把枝头压得微微下垂,晚风吹来,沙沙作响……

    视线掠过她的鬓间,林寻明白了些什么。

    林清只是冷冷地站着,并不说话。

    方才林寻那一声温和的呼唤,似乎让她出现了一些疑惑。

    “嗯,走吧。”

    林寻下了病床,自李清浅身边走过,阴沉的阳光如幕布一般掩在他的身后。

    直到那三个身影完全消失在视野中的时候,李清浅才仿佛梦醒一般回过神来。

    刚才我为什么不阻止她们离开?

    刚才我怎么了?

    额头上慢慢渗透出汗水,李清浅飞快地打开手机,再次仔细地向林寻的资料看去。

    “林家老宅,位于安歌旧城九街,第一街,观花巷。”

    ……

    这不是一个能用常理度之的世界。

    无论是恍然间看到的那条恐怖白蛇,还是那个“林寻”习以为常,实则根本就不寻常的童年记忆。

    亦或是……眼前正在发生的事。

    “少爷,一定不要乱走。”

    走在前面的女人忽然发出声音,她的声音是好听的,却带着一股难言的诡异。

    林清走在后面,像是在保护中间的他,可谁又知道呢。

    踏出医院的瞬间,林寻感觉到自己好像穿透了某层不可见的薄膜,周围的光线变得越来越奇怪。

    晦暗,扭曲,呼啸的风声也在耳边拉扯得宛如嘶鸣。

    跟着她们离开很危险,这一点林寻非常清楚。

    但他没办法,也没有资格拒绝。

    城里的人不见了,逐渐的,风声也不见了。

    耳边只有自己的脚步,那个女人和林清走路时,是完全没有动静的。

    林寻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一轮吊诡的青色月亮挂在上空,它比印象中的月亮要大上很多,过于巨大的形象所带来的压迫感,甚至让林寻有些呼吸困难。

    路上只有三个人,淡青色的月华洒在寂静的安歌城里,记忆中窄小跌宕的青石板路变大变长了许多,道路两侧青瓦白墙的老房也像是被某种力量拉扯着,向上向远延伸去,已经有些变形。

    “林寻”记忆中的安歌老城在这诡谲的光线之下,已经变成了某种完全陌生的东西。

    没有人说话,女人只是领着他不断朝前走。

    视野两旁的砖瓦门墙如画片一般,一次次改换撤掉,又再度轮回上演。

    到底走了多久……

    腿已经开始发酸了,“林寻”的身体看来并不是太过强壮。

    “您回来了!”

    尖锐的声音突兀地从黑暗深处响起。

    林寻朝前看去,黑暗像被烫穿了一个洞,一个个面色各异的,身穿白色长衫的人慢慢出现,他们的手里提着灯笼,白色的,椭圆细长,像是和自己的手连在了一起。

    “少爷,请把手给我。”

    林寻低下头,看到了她递过来的手。

    没有选择的时候最不必思考,林寻根本没有犹豫,将手伸了过去。

    手立刻被她拉住。

    她没有太用力,但却给林寻一种不可能挣开的感觉。

    下一刻,林寻被她拉着,往前一迈!

    一棵巨大的槐树就这样出现在了眼前。

    这是……

    槐荫街道的那棵槐树?

    不……它有这么高大吗?

    繁茂的冠盖几乎覆盖了大半个街区,粗壮的枝干上绑着一条打结的红绳,寒英般的花瓣时不时地飘落下来——与她鬓间的白花一模一样。

    这是槐花。

    林寻认得这种花。

    树下挤了很多人,在明暗交错的光线下大多数面孔都难以看清,但林寻能感觉到,他们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

    “这是林家的少爷吗?”

    “听说他是个人!”

    “他好吃吗?”

    各种难言的腔调却能以林寻刚好能懂的方式钻进他的脑海,一时间让他头昏脑涨。

    “系春,开始吧。”

    林清冷得像冰的声音从林寻身后传来。

    女人点了点头,拉着林寻的手并没有放开,而是微微欠了一下身,将头靠向了他。

    “少爷……”

    林寻闻言看去,刚好看到她的眼睛。

    很快大脑一清,意识虽然清楚,但眼前已经模糊。

    身体软软地倒下,被系春接住。

    她深吸了一口气,周围打着白色小灯笼围观的人群便如退潮般依次倒下。

    一缕缕肉眼可见的白色雾气从四面八方纳入她的口鼻之中。

    “呼……”

    系春闭上眼睛,手指按在林寻的眉心。

    好半晌后,她缓缓睁开眼,吐出了一口烟雾。

    林清凝神看去,烟雾如丝如缕,却在空中流转成字。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喃喃念出之后,林清脸上掠过一丝茫然。

    “这就是袭击他的妖吗……这是……什么意思……”

    系春的手指自林寻眉心收回,摇了摇头:“我也不知。”

    “不过……小姐,”系春眉眼温柔地看着林清,“你要多加小心。”

    “……”林清没有说话,低头看向了昏睡的林寻。

    他只是个人类,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