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妖经怪记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林寻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她们当然不会明白是什么意思,因为这句诗来自林寻的世界。

    他闭着眼睛,睁也不开,身体任人摆布。

    他能听见林清和那个名为系春的女人之间的对话,但却无法动弹。

    也许她们根本没料到一个普通人类还能保持住意识。

    最后的知觉,是林清提着他的脖领子,走了很长一段路,四周逐渐变得暖和起来,然后,自己被丢到了某个地方。

    这一次,林寻是真切地睡着了。

    梦渐渐深沉,他梦到了一些事,“林寻”童年的事。

    在已经死去的“林寻”心中,那些事根本只是童年的幻想,当不得真。

    但在林寻看来,那根本就不是幻觉。

    虽然在梦中,他只能做个看客……

    ……

    那是一个临近黄昏的时辰。

    秋日的天高高的,院子里的银杏树挂满了黄叶,林寻坐在后院的石阶上,看着祖母推开院墙的木门,拿着扫帚,身后映着暮色,走到银杏树下。

    从懂事起,祖母就一直重复着这个动作,轻扫着,扫着,一下又一下,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

    把铺在地上的,诗画一般的银杏落叶归到一起,再合拢装好,又一次细致打扫,直到把满地的黄叶清除干净。

    那位老人不爱说话,只是扫、扫、扫……

    久了,林寻初闻还觉得有趣的扫帚声,就变得不识趣了。

    在他看来,银杏的落叶是好看的,扫得这么干净留下一块空旷的地,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林寻想让祖母留下一点落叶,她也不听,自顾自地拿着扫帚走了。

    他生着闷气,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些什么。

    “你是林家的孩子?”

    他忽然听见有人低声地问。

    林寻抬起头,斜阳的余晖似乎让世界变得有些朦胧,就在眼前的身影都看得不那么真切。

    “你是谁啊?”

    梦里看不清眼前人的长相,但他的声音很亲切,唯一能记下的,只有他长长的衣袍上,袖口衣角处织着的云纹。

    “吃东西吗?走,我带你去吃东西!”

    他没有继续靠近,只是说着话,声音里带着笑意。

    “祖母说,不能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话音刚落,那个拿着扫帚的身影再次出现,她站在银杏树下,花白的头发衬着斑驳的皱纹,秋日的夕阳透过银杏树的叶缝,星星点点的落在身上。

    林寻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人,祖母好像等了很久。

    “小家伙还挺谨慎的,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祖母已经扔掉扫帚,到了他近前。

    “你回来了……”

    祖母的声音在颤抖。

    他伸手按向祖母的肩膀,似乎张了张嘴,却又什么都没说,拥抱了片刻后,笑着说道:“抢它们的名字,花了些时间。”

    “以后敬亭地界的妖,都会听你的话了。”

    后来两人说了些什么,林寻再难听清。

    当晚,林家似乎要举行宴会,林寻也被强行罩上了一件云纹长衫,因为小小的个子,看上去总有些不伦不类。

    夜一深,形形色色的人便穿着各种奇怪的服饰,从浓墨重彩的黑暗里慢慢涌现。

    林寻好奇地左看看,右看看,平日里稀松平常的老宅,这一刻仿佛忽然变大了许多。

    紫红色的庭柱上缓缓浮现出和他衣服上一样的纹路——云。

    这样的纹路只有两人身上有,一个是他,还有一个,便是那被祖母要求称为祖父的男人。

    场面越来越热闹。

    不多时,白色的灯笼忽然在大门外的黑暗中浮现,灯笼上写着一个深沉厚重的黎字。

    来人还没出现,便传来了微弱的笑声。

    “骊山来人了,骊山来人了!”

    又惊又喜的叫声从一位妇人嘴里响起,她跌跌撞撞地跪倒在地,浪潮一般的,她一跌落很快庭院里的其他人便也跟着跪了下去。

    沉沦般的诡异氛围从那个“黎”字上涌出,宛如晴朗的盛夏忽然涌起的一阵阴风,林寻想努力地看清,却被人群簇拥着,和祖父一起到了大门前。

    白色灯笼左右分开,让出了一条小路,林寻看见了一个小小的白色身影——一个小姑娘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许是到了陌生的地方,她的眸子有些颤巍巍的。

    那一晚后来的事,又如走马观花一般,飞快地闪过……

    再次能听到声音时,是祖父在说话。

    “林寻,祖父送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十年之后,再接你回来,好吗?”

    林寻迷迷糊糊地抬起头,屋檐的阴影投在祖父的脸上,依旧看不真切。

    “那里很远吗?”

    “有些远,不过,那里很安全,你可以好好长大……”

    “那里叫什么名字啊?”

    “叫……地球。”

    “地球……好奇怪的名字啊。”

    “不奇怪不奇怪,那里是祖父的故乡,”

    他郑重地从大拇指上取下来一件东西,放在林寻的手心里,“你把这个扳指收好,如果丢了,就回不了家了,记住了吗?”

    林寻用力地点了点头:“嗯!”

    秋风卷着银杏落叶,打着转儿掠过院墙,高高地往天空上飞去,那天空高远寂寥,更是空无一人……

    轰——

    仿佛大脑受到了重击,林寻猛地从睡梦中惊醒。

    掌心似乎有什么东西,硬硬的。

    他低下头,看见一枚乌黑的铁质扳指,正静静地躺在手心。

    七岁,被交换的两个灵魂。

    我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的人吗?

    十年之后,回家……

    所以,那个“林寻”也没有死,他的灵魂回到了地球,回到了自己身上。

    也许此刻,那个“林寻”也在做梦,梦着七岁前模糊不清的记忆。

    真是难以置信……

    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躺着的地方是沙发,眼前的屋外就是后院。

    那棵银杏树上挂满了叶子,不过这次是绿色。

    墙上站着一只白色的乌鸦,正歪着脑袋看着自己。

    整个大宅子里一片死寂,没有一个人。

    林清想是上学去了。

    可记忆里,自己并没有什么妹妹,更是从小就没有见过父母。

    十年之后的今天,多了一个妹妹,多了一对父母,却少了那个总是拿着扫帚在院子里转悠的祖母,与那位总也看不清面容的祖父。

    许多事都变了。

    那只白色的乌鸦忽然扇着翅膀落在了庭院中。

    它张开鸟嘴,口出人言:

    “欢迎回家,林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