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妖经怪记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妖经
    见它开了口,林寻的眉毛抖了抖。

    “所以负责接我回来的就是你吗?”

    “林寻”遇袭时那道惊人的寒气难道是这只白鸦放出来的?

    “本该是我。”

    白鸦细细观察着林寻的目光,从他的身上,它看不出多少自家老爷的影子。

    “本该是什么意思?”

    林寻来到它近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这只鸟。

    “约定回来的时间是八月十五,那也是你的生日。”

    中秋节?

    这个世界也有中秋节的吗……

    不对,那这么说,今天是?

    白鸦瞥见林寻的神色,知道他已经察觉到了异常,说道:

    “你早了一个月回来,接你回来的也不是我。”

    林寻从它的鸟脸上竟看出了人性化的疑虑,“我也不知道是谁破坏了老爷的安排。”

    “不过,你有麻烦了。”

    白鸦歪头看向林寻。

    我的麻烦?

    林寻仔细想了想,说起来,自己的灵魂被送往地球时只有七岁,虽然通过方才那场梦忆起了一些东西,但更多的事仍在云雾里。

    “你是?”

    儿时的记忆里,好像确实有一只白鸟。

    “白鸦,老爷的使徒之一。”它在心底默默补了一句,也许现在只剩我了。

    林寻看了他一眼,这只鸟的情绪似乎低落了些。

    “使徒?”林寻重复了一遍这个称呼,“我倒是在游戏里见过这个字眼。”

    他没在这上面纠结,满脑子的疑惑在确认它的身份之后,一股脑地被林寻吐了出来。

    “我的祖母和祖父去哪里了?林清是谁?那个林雪松和陈凝是谁?还有……你刚才说的,我的麻烦。”

    白鸦有一瞬间的错愕,随即回过了神。

    它本以为这个年轻人会一直这样镇定,原来他也在不安。

    一边是七年,一边是十年,到底哪里更陌生,哪里更让人怀念,对他来说也是一件暧昧的事吧。

    “你的第一个问题……我也在寻找答案,至于后面的几个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

    白鸦认真地说。

    “他们就是你的麻烦。”

    没等林寻继续发问,白鸦便说道:“如果你在八月十五那天回来,就能在成年的那刻逆转妖身,老爷镌刻了九十九只敬亭妖神血契妖名的妖经也会继承给你,你会成为下一任的敬亭妖主,自然安全。”

    “但有人破坏了这场仪式。”白鸦银灰色的眼睛里溢出了一丝红芒,“他们选在了中元节前夜动手,将你提前召回,现在的你只是人类,没有妖力,不通妖法,强大的敬亭妖经也不在你手,此刻回来,你是十死无生。”

    已经到十死无生的地步了吗?

    “是林清那家人干的吧。”林寻半眯着眼睛,轻声说道。

    白鸦看向他,不置可否。

    “没有证据,但敬亭妖经此刻确实由林清在保管。”白鸦翅膀一扇,轻巧地落在了林寻肩膀上,“如果你死了,那本可以调令敬亭地界所有妖神的书,将完全归她所有……”

    林寻忽然笑了,扭头看向肩膀上这只白色乌鸦,没有说话。

    “不过,还有一丝转机。”白鸦说道。

    “说吧,我需要做什么,还有……要我为你做些什么?”

    林寻走到庭院石阶上,这里还是小时候记忆中的样子,他伸了个懒腰,一屁股坐了下去。

    白鸦被他的话说得一怔。

    沉默了好一会儿后,它开口道:

    “老爷有过准备。”

    林寻盯着它问:“给我准备的棺材?”

    “你不像老爷。”白鸦认真地看着他,而后摇着头。

    “那挺好的。”

    林寻双手向后撑着石阶,抬头看向有些阴沉的天空,风里带着一丝潮湿的气息,似乎快下雨了。

    一个不断为家人制造麻烦的长辈,像他有什么好的?

    白鸦看了他片刻,终究没有说什么。

    “妖经还有一本。”

    林寻侧过头,看向这只喜欢故弄虚玄的鸟:“里面也有九十九只妖神的血契妖名供我差遣吗。”

    “没有,这本是空白的。”

    一边说着,白鸦一边扇动翅膀,只听“啪嗒——”一声,一本老旧古籍掉在了林寻身旁。

    将它捡起来翻看了一下,果然如白鸦所言,这本书里空无一物,甚至连书页都泛黄了。

    白鸦似乎有些奇怪,它的视线极力躲避着那本书,踩在林寻肩膀的爪子力量也越来越大。

    “你快把我的衣服抓破了。”

    林寻提醒道。

    “喂,再不松开肩膀也要破了。”

    白鸦恍然回神,似乎大出了一口气:“对不起。”

    “我要提醒你,一旦你在这本书的封页写上自己的名字,就再也不能回头了。”

    话音刚落,它听到了“啵——”的一声,像是在打开笔帽。

    “好了,你看看,需不需要再按个手印?”

    林寻正单手举着书,封面上“林寻”两个字张牙舞爪,在白鸦的注视下,缓缓渗了进去,消失不见。

    “你……哪里来的笔?”

    “从一个女人手上顺的,反正她也是顺来的,没事。”

    白鸦猛地扇翅飞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林寻。

    “你就这样签了?”

    “至少比等死强吧。”

    林寻好奇地看着古书,自己的名字不见了,就这么从封面上渗了进去,很是神奇。

    “话说回来,为什么说我提前了一个月,在中元节回来就会十死无生?有人要杀我?那为什么非得是中元节呢?”

    白鸦还没从林寻直接在妖经上签了自己名字的震撼中回过神来,闻言只是下意识地说道:

    “上元节,中元节,下元节,十万妖都,穿越他界。其中以中元节最为凶险,且……妖主必入。”

    林寻摸着下巴,意思就是说中元节妖主必须去某个地方?

    “我好像不是妖主吧?”

    白鸦终于清醒过来,半晌无语。

    “老爷已经把信物交给你了,你也接受了,气机牵引,逃不掉的。”

    “如果在八月十五回来,你只需要在十月十五的下元节进入十万妖都,那时你已经逆转妖身,且持有敬亭妖经,本可很安全。”

    听它这样说,林寻也烦躁地揉了揉头发。

    “也是啊,被你这么一说,倒真是挺可恶的。”像是又想起了什么,林寻抬起头,看向白鸦。

    “十万妖都……是什么东西?”

    白鸦刚想开口,忽然,它的一双银灰色鸟眼变得血红,赶紧扇着翅膀躲到了一旁。

    下一秒汹涌的暗红色雾气猛地如浪潮般从空中涌出,直接将林寻吞没。

    “来了……这就是十万妖都,十万个诡异难测的妖的世界……”

    “别解说了!现在该怎么办?”

    林寻眼前一片血红之色,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裂开了一般,下坠感与上升感同样明显,眼前无数光怪陆离的景象掠过。

    有遮天蔽日的巨大眼珠,开满异花的白骨森林,流于天际的黄色河流,缚山锁岳的扭曲手掌……种种不可思议之物自四面八方涌来,

    十万妖都,十万个妖的世界。

    林寻甚至无法看清其中的一个。

    “妖经!无论用什么手段,获知一只妖的名字,用它的极意之血在书上写下它的名字!”

    “只有九天时间!如果做不到,你就永远不回来了!”

    白鸦的声音越来越遥远模糊,林寻的意识也越来越沉重,他只能死死地抓住那本泛黄的古书。

    “喂?喂!你有空说这种话不如解释一下什么叫极意之血啊!”

    白鸦拍打着翅膀,怔怔地看着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妖境幽门,林寻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但他最后那句却仿佛仍在四周回荡。

    “糟了,忘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