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妖经怪记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黄沙
    痛苦,晕眩,迷离……

    耳边“嗡”的一声巨响,林寻的脚下忽然有了实感。

    但脚下踩着的东西,却又不像是地面。

    眼前的混沌忽然有了光芒,刺痛感让他伸手挡住了眼睛。

    待逐渐适应眼前的光线后,林寻缓缓地睁开了眼。

    然而下一刻,他却是目瞪口呆……

    烈日当空,剧烈的风沙呼啸而过,这里,已经一个崭新的世界。

    黄色的沙海。

    连绵起伏的沙漠之海,一望无际,平展伴着起伏,一直铺到天边,在天和地接头的地方,起伏地立着锯齿形的沙丘。

    浩浩渺渺,起伏不断,站在其间,顿生渺小之感。

    空气中残留着一股热浪,很快就让林寻觉得肺部烦闷燥热,连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

    被大风卷起的沙粒漫天飞扬,涂得四处都黄蒙蒙的一片。

    这里就是十万妖都之一吗……

    林寻心有所感,拿出那本空白妖经,舔了舔因为燥热而有些干涩的嘴唇,翻开了封页。

    只见本该空白一片的书页上,赫然写着两个华美神秘的黑字——楼兰。

    “楼兰……”

    林寻难以置信地念出了这个曾在地球上听过的名字,是巧合吗?

    狂风乍起,飞沙走石,林寻差点没能拿稳这本妖经,他赶紧将书塞进怀里藏好,佝偻起腰身躲避风沙。

    好在这阵狂风来去匆匆,虽然头身之上都积了一层沙粒,好歹是没遇上沙暴,没被掩埋。

    林寻甩了甩头上的沙子,刚直起身子,一阵凉意就涌了上来。

    他愕然抬头。

    一个小镇就这样诡异地出现在了眼前十来米处。

    低矮的城墙门口毫无人烟,残破的灰黄城门上,悬挂一块木匾,上面挂满了划痕,写的什么早已看不真切。

    沙风吹过,木匾晃荡不停,像是随时会一头栽下来。

    天色渐晚,风沙渐消,视野里的朦胧散去,被大风刮走的沙砾显露出了城墙前的触目惊心。

    早已干涸发黑的血液,卷了刃斜插在沙土里的刀,七零八碎的肢体,一切都在告诉他,这里不久前发生过一场极惨烈的战斗。

    忽然,林寻眼睛一眯,半蹲着身子缓缓朝前摸去。

    鼻腔吸进去的空气能闻到浓郁的血腥味,这里已经尸横遍野,但他确定刚才分明是出了动静,而且那个动静,绝不可能是风吹的。

    幸存者吗……

    他缓缓摸索着前进,虽然不快,但十来米的距离也快到了。

    缓缓探出头,越过眼前不算高的沙丘,林寻终于看到了发出声响的东西。

    像是一条野狗,或者野狼?

    它正埋着头疯狂啃咬着什么,令人牙酸的咀嚼声回荡在风里。

    忽然,林寻神情一变,风停了,不!风向变了!

    咀嚼声戛然而止,那条狗一般的生物猛然回头,盯上了林寻!

    林寻呼吸一滞,鸡皮疙瘩从胳膊开始蔓延。

    这是什么东西?

    它的身体分明是犬类,但脖子上却长着一颗光秃秃的男人头!

    森白尖锐的牙齿上挂着血丝,唾液混着血水正从牙缝里往下掉,落在沙地上发出“哧——”的一声,而后升起一阵细微的白烟。

    没有发出任何威胁性的吼叫,下一秒林寻就闻到了一股腥臭的味道。

    他不退反进,迎着那怪物扑来的方向往它身下一滚,险之又险地躲开了这突然的袭击。

    在听到身后传来四肢着地的声音后,林寻立刻拔出插在地上的一把卷了刃的刀。

    刚把刀挡在胸前,那人头狗身的怪物就扑了过来。

    “叮——”

    卷刃刀只挡了一个呼吸就应声而断,腥臭的气味直冲林寻面部而来,如果这一口被它咬实,他的头估计会和被砸碎的西瓜一个样儿。

    生死关头,林寻也发了狠,刀虽断了却也不扔,身子往后仰躺倒下,断刀猛地朝上刺去。

    “噗——”

    恶臭暗红的血液稀里哗啦的顺着刀柄飙了出来,砸了林寻一脸。

    林寻一个滚身连忙躲开,飞速爬起来后立刻看向那怪物。

    谁知都已经开膛破肚了,这怪物依旧不死,人面上两眼发红,一张嘴已经扯到了嘴边,恐怖至极。

    怎么办?

    他现在理解为什么白鸦说十死无生了。

    这种东西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够应付的。

    脸上怪物血液的恶臭窜进鼻子,林寻又一阵反胃。

    它有弱点吗?

    林寻死死地盯着它,断刀牢牢地攥在手中,眼神不闪躲分毫。

    下一刻,这怪物又无声地动了。

    它真正显现出了超越普通生灵的敏捷,形同鬼魅,一扑一跃又已经到了林寻近前。

    四肢利爪探出,上面流动着幽黑污秽的光,空气嘶鸣,只见它右爪已经朝着林寻的咽喉处挥去。

    林寻已经专注到了极点,虽然这怪物快得惊人,但他还是做出了些微的反应,头微微一侧,就只偏了一点距离,那怪物的利爪险之又险地朝着从咽喉旁掠了过去。

    拼了!

    林寻扔掉了断刀,俯身进前一步,眼睛也不眨一下,张开双臂,发出一声闷哼,一下箍住了怪物的咽喉。

    不试一下也是死,万一呢?

    他的胳膊刚箍上去,就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可怕的力量!

    这怪物的脖颈简直坚韧得可怕,力道用上去后的反馈根本就像是抱住了一根电线杆子。

    而那怪物被林寻突然箍住,却是身子落地,头部用力一甩,后爪撑地,前爪猛地朝林寻的胸腹处刨去。

    林寻瞳孔一缩,搏命之下生出一股力道,双腿一曲,竟是夹住了它的腰身,接着林寻腰部猛然用力,将自己的身体一甩,一个翻身竟然翻到了怪物的背上!

    “轮到我了吧!”

    林寻舔了舔嘴唇,左手死死地抓住它脖颈处的血肉,右臂高高举起,又狠狠砸下!

    手肘关节“砰砰砰砰——”地往这怪物的头顶砸去!

    一时间血肉横飞,这怪物疯狂地跳跃挣扎!

    但它虽然看起来疼,却就是不死,也不晕。

    林寻虽说发了狠,但心中理智尚存,见状心中惊疑更甚。

    它有口有舌,为什么不叫?

    一念至此,林寻眼睛一亮,难道说……

    弱点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