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妖经怪记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杀怪
    首尾相调,人面是假,兽尾才是真!

    想到就去试!

    林寻一手死死抓住怪物后颈皮肉,另一手让到身后顺着它的背朝尾巴探去。

    怪物似有所感,一颗男人头竟是诡异地扭转了一百八十度,直朝着林寻拿住它后颈肉的手咬去。

    林寻先是一惊,继而一喜。

    他听到了骨骼碎裂的声响,这怪物凭着扭断脖子也要摆脱当前困境,可见自己探向它尾巴的手确实让它感到了威胁!

    林寻也不冒进,立刻撒手侧身,滚到了沙地上。

    他连滚了好几圈才飞身爬起来,视线立刻盯向那人头狗身的怪物。

    只见那颗光秃秃的男人头正软软地挂在它脖子上,确实是断了。

    果然是尾巴!

    林寻瞳孔一缩,突然抬步横移,让出了一个身位。

    下一刻,一只鬼魅般的身影便砸在了沙粒之上,顿时烟尘滚滚。

    这一下若是砸中,只怕林寻会被它拦腰撕成两截。

    好在此刻的林寻不知是生死关头潜能爆发,还是身体本就有不寻常之处,他只感觉身上的没一个毛孔都敏锐无比,一点风吹草动就能引起自己的警觉,明明眼睛还没看清,但身体却能做出应对。

    比如此刻,他突然侧身横踏,不仅躲过了怪物这拦腰一砸,还抢到了它的侧身。

    好机会!

    林寻探出两臂,脚下一蹬!

    黄沙飞舞,狂风乍起!

    “吼——”

    隐约间一声低吼乍现,弥漫风沙之中,风沙掠过林寻身后之时,隐隐勾出了一个诡异的形象——几条蛇一样的虚影在不停晃动。

    林寻精神一震,不自禁地发出一声闷哼,只觉自身腑脏震荡,全身骨骼肌肉也在颤动,身体里竟然传出了诡异的吼叫!

    这吼声深沉内敛,又恐怖骇人,就仿佛是他的体内藏了一只凶残的异兽。

    这是我的妖身吗?

    林寻的脑海中突然闪过这样的念头。

    他没有耽搁,一把抓住了这人面狗身怪物的尾巴!

    那怪物顿时如同中了邪一般,浑身一颤,四肢软倒在地。

    尾巴被拿住,怪物立刻脱了力,林寻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身体里诡异涌出的兽吼让他的神情难以保持平静,全身毛孔张开,大汗淋漓,体力迅速流失。

    同时,一股股恐怖的力道也在四肢百脉中游走,林寻尝试着控制这股恐怖的力道涌现双臂。

    手臂顿时一阵刺痛,宛如万针攒射,令人痛不欲生。

    林寻左手捏尾,右手握拳,脸色虽白但神情亢奋,右臂血肉更是如活物一般诡异地蠕动。

    死!

    他猛地一拳拦腰轰向了这怪物!

    “咔咔咔——”

    “嘭!”

    伴随骨骼碎裂的声音,怪物的腰腹位置陡然爆开一个大洞!

    刹那间血飞如雨,各种零碎稀里哗啦地飙射而出,洒了一地。

    林寻一拳打出后,脱力退了两步,握住它尾巴的左手也无力地松开。

    只见那怪物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却好像醉了酒一般,歪歪倒倒,怎么也用不上力。

    踏在沙漠中的四肢摇摇晃晃,根本站立不稳。

    往前无端地走了两步后,扑通——

    这只人头狗身的怪物跌在了黄沙之中,大片的腥臭血液从胸腹处流了出来。

    再不动了。

    林寻见状,神情终于一松,压抑的疲惫感顿时从全身各处涌出。

    晦气……

    如白鸦所想一样。

    儿时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对于林寻来说,那个让他从稚嫩到懂事的地球,才算真的故乡。

    他没有受到这个世界的任何教育,他的青春期,他的人格构建时期都在地球。

    还好,那个和他换了灵魂的地球人并不是什么富二代,被交换过去后,他也没机会过什么逍遥美好的日子。

    挨过的打,受过的伤都变成了身上的刺。

    他早就做好就算被这怪物吃了,也要崩掉它几颗牙的打算。

    现在想想,希望那个突然被交换回地球的家伙过得愉快吧。

    “祖父?我现在的样子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林寻的心中满是怨怼,有对那个随意玩弄自己人生祖父的,也有对提前召回自己,害他陷入此刻危机的,甚至是说话装神弄鬼,浪费时间不说重点的白鸦。

    唯一印象好点的,只有那个智商不太高的特异科新人。

    她甚至没发现她的笔被他顺走了。

    不……她根本就没意识到她早已经陷入了幻境,甚至以为自己捏断了笔。

    不过林寻也是在向窗下看去,看到林清和那个女人时才察觉到了异样。

    只是不知道衍生幻境的能力,来自林清,还是来自那个名为系春的女人。

    总之……得先从这个“楼兰”世界活着出去再说吧。

    休整片刻,身体多少恢复了一些体力。

    林寻没受什么伤,只是衣服上沾了些血污,臭不可闻。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色,不早了,沙漠的夜晚冷得可怕,必须早点找到安身之处。

    他起身欲走,忽然!一颗恐怖的男人头颅从沙土中飞出,直扑了他!

    没死?

    不……是想死前拉个垫背的!

    小看它了……

    林寻的胳膊上涌起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汗毛倒竖。

    那颗狰狞的男人头颅在他眼里似乎越来越慢,但他此刻根本就没有躲开的力道。

    它是冲着咽喉来的,让它咬到喉咙必死无疑,没办法了,送个肩膀给它吃吧。

    电光火石之间,林寻已经做出了最好的选择,他无法全部躲开这次攻击,但至少可能细微地改变一下被攻击的位置。

    然而就在此刻!

    只听“锵——”地一声!

    一条满是血污的手臂自黄沙中伸出,那条手臂上握着一柄残破不堪,锈迹斑斑的刀!

    这把刀只是看着就知道没什么攻击力,甚至连刃都没开。

    然而就是这平平无奇的刀,却在林寻的眼前划出了惊艳的光芒!

    “噗——”

    刀光闪过,那颗狰狞的头颅一分为二,从林寻身体两旁掠了过去,摔在了地上。

    “咳咳咳咳……”

    痛苦的咳嗽声从黄沙下响起,沙土逐渐显出一个男人的轮廓。

    “哗——”

    他左手撑着满身血污的锈刀,慢慢站了起来,黄沙从他血迹斑斑的铁甲上滑落,归于荒漠没了声息。

    林寻看向他时,风沙正大。

    花白的头发在风沙中狂舞,他换了双手撑着刀,站直了身形,竟比本就不矮的林寻还高出一个头。

    平静深邃的瞳孔落在了林寻身上,他张了张干枯开裂的嘴唇,发出火石入水般的声音:

    “你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