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妖经怪记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诡镇
    妖字落下,还没等林寻细思,一阵喧嚣声便钻进他耳中。

    林寻神色古怪地回过头。

    矮墙外黄沙漫天,妖气森然,矮墙内却是截然不同。

    入目是一条不知被多少人踩出来的土路,踩成了一条长街,街边房屋林立,皆是看上去眼熟,细微处又有些差别的古代建筑。

    天色渐晚,日将落月未出,炊烟渐起。

    街上人潮涌动,嬉笑怒骂,各有其形,看服饰风格,与厉行川铁甲内的常服类似。

    想来都是楼兰的子民。

    厉行川面上终于露出喜色,喃喃道:“不坏……不坏……还有机会……”

    “你在说什么?什么机会?”

    林寻疑惑地问,“这些人听不见外面的砍杀声吗?”

    这满地的断刃残肢,冲天的焦臭黑烟,恐怖的大地震颤,为什么这些人感觉不到?

    厉行川扭头看向林寻,伸出左手,并指成剑,按向他的眉心。

    “妖,并非人人可见,吾等与妖之战看似震天动地,落在常人眼中,也不过是风沙大些罢了。”

    一边说着,一条细微的红线便自林寻的眉心钻了出来,缓缓地缠向厉行川的手指。

    “那这些人,不是白死了?”

    林寻看向几乎快要彻底被掩埋在黄沙中的断肢残骸,从衣甲来看,这些人,当是厉行川的袍泽。

    “怎会白死?”厉行川右手紧握无刃刀刀柄,低声道:“流沙镇不是好好地还在吗?”

    说着,他放下左手指,说道:“血咒已除,虽事急从权,某此番作为,终究是有错处,待此事毕,必有厚报。”

    “厚报就免了。”林寻摆摆手,看向那土街上,“能不能先给弄点吃的喝的?”

    “哈哈哈,好!”厉行川笑得白须乱颤,提着林寻的衣领,一个纵越跳入了人群中。

    神奇的是,来往之人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矮墙上跳下来了两个人。

    “炕鸡嘞嗨———炕鸡哎!”

    “篦子———竹篦子!”

    “拉条子嘞——”

    “白果,刚烤的白果——”

    千声吆喝,声声入耳。

    林寻一时间看花了眼。

    虽然看到这些人的服饰他就猜到这九成是一个古代社会,但真正踏入其中时,那股独特的韵味仍旧令他久久难以回神。

    十万妖都……难道这样的世界有十万个?

    它们都是真实存在的吗?

    形形色色的人群与林寻接踵而过,分外真实又别样离奇的现实在他眼前冲击出了一块巨大的荒诞感。

    这种感觉要比刚才见到那蛇状的妖物要来的强烈得多。

    ————————

    “后生?后生?林寻!”

    正出神之际,厉行川的声音唤醒了他。

    林寻抬头看去,厉行川已经好整以暇地坐在了一家面摊里,断掉的左腿仿佛根本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来看看我楼兰面食比之中原,孰优孰劣!”

    林寻走到他面前,找了根长凳坐下,只见那摊主长长的木筷一挑,浓郁的香气便顺着风往鼻子里窜。

    “你怎么知道我是从中原来的?”

    “楼兰没有这般怪异的衣饰。”

    厉行川刚说完,面摊摊主便一声吆喝:“慢转身嘞,您的面来咯……”

    说着,一碗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面食就这样利落地送到了厉行川面前。

    “尝尝。”

    厉行川一推,面便到了林寻面前。

    林寻低头看去,这是一碗热气腾腾的猪油面。

    刚出锅的水汽让林寻整张脸都被笼罩在绕萦的热气中,这热气里飘着极诱人的味道,似有香葱,猪油,小菜,白面和汤料的清香。

    唾液的分泌立刻加快,林寻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口水。

    “吃吧,虽少了些料,但也落得个清白。”

    厉行川递过去一双筷子,缓缓说到。

    林寻不想吃个面还要听一堆大道理,立刻接了筷子,埋头吃了起来。

    很熟悉的味道……

    像是卷在风中的一道残香,柔柔地蔓延在阳光中跳跃着的尘埃之中。

    清淡,柔软,鲜美,满满的汤水醇香中弥漫着一丝清甜,极富弹性的面条在香气里穿梭,每一筷子都吸饱了面汤,在唇齿间爆发出独特的味道。

    要说这面有多么极品美味也不见得,但这种味道,出现在此时此地,却是正好。

    林寻一口接着一口,直到将面汤都一饮而尽。

    唇齿留香。

    “好了,你付钱,我们两清。”

    林寻一抹嘴,颇为愉快地说。

    “后生,以你之意,此面就当了报酬?”

    厉行川言语间颇有些不可思议的味道。

    “你还不乐意?那好啊,你帮我捉个百八十只妖来,打断手脚,让我用用。”

    林寻随口说到。

    “哈哈哈,倒也不是不乐意,只是某家身上不曾有钱财,这面钱……”

    厉行川直勾勾地盯着林寻。

    “你想吃跑堂?”林寻忽然大声说到,接着噌地一下站了起来,就要跑。

    然而下一刻,厉行川与林寻两人,同时面色一变。

    “炕鸡嘞嗨———炕鸡哎!”

    “篦子———竹篦子!”

    “拉条子嘞——”

    “白果,刚烤的白果——”

    ……

    不对劲!

    “慢转身嘞,您的面来咯……”

    面摊老板的声音突然响起。

    厉行川猛地一刀砍去,却是凭空掠过,没有砍中任何东西!

    林寻打了个冷颤,再次看向面摊老板上的那碗面。

    几粒葱花,两叶小菜,面汤上飘着一层猪油,和刚才自己吃掉的那一碗,一模一样!

    不……不仅是这个面摊。

    这条土街上所有小贩的叫卖,所有行人的神色,所有嬉笑怒骂的声响,所有人走动的位置,都和之前……一模一样!

    “哼,妖物!”

    厉行川一声冷哼,无刃刀掠过空气,卷起一片刀光斩向老板之处。

    只见锅灶应声而翻,但那位老板仍是面带忙碌之色地站在原地,自顾自地拿着两根长长的木筷,在之前锅的位置处凭空挑着……

    整个流沙镇虽仍然热闹非凡,但此情此景,却又给了二人不同的感受。

    一种诡异离奇的氛围无声地铺开,就连见多识广,身经百战的厉行川,都紧紧地皱起了眉。

    这流沙镇,似乎完全凝结在了某一段时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