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妖经怪记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面具
    静庭市,第十八中学。

    李清浅站在三年六班门外,探头探脑。

    教室里只有唰唰的笔声与翻书的声音,按理说现在是暑假,学校里不该有课。

    但谁让他们开学就是高三了,校方简单地说全凭自愿,然后自习活动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开展了起来。

    讲台上的老师很快发现了她,新知识的教学在二年级末期就已经结束,现在是复习阶段,为了不让学生受到干扰,这位老师对李清浅使了个眼色,然后离开教室,关上了门。

    “请问……你有事吗?”

    李清浅点点头,这位中年女性教师给她的压迫感相当的强。

    “我是来找林寻的,他今天有到学校来吗?”

    女老师上下打量了李清浅一番:“你是林寻的什么人?”

    “表……表姐,今天去家里找他,他好像不在家。”

    “他不在家?”女老师的语气忽然高昂了几分,“他和林清的家长今天早上打电话来请了病假,两个人都没来上学。”

    “病假?”李清浅也很疑惑,“他请了几天病假?”

    “九天,林清也是九天,你告诉他们如果身体好转,尽快返校,尤其是林寻,林清的成绩倒不用担心,林寻如果现在就放弃,那是对自己未来的不负责,你身为他的表姐……”

    李清浅被说得脑袋嗡嗡直响,离开学校时精神都快恍惚了。

    九天的假期啊……

    李清浅满腹疑惑,人总不可能这样凭空消失吧?

    想了想后,她再次朝旧城九街,第一街,观花巷的方向走去。

    ————————

    流沙镇。

    林寻的视线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游弋,虽然这诡异的情形令他也有些毛骨悚然,但远远没到失去镇定的程度。

    厉行川一刀斩出后,只毁了锅没伤到人,也立刻察觉到了这里的诡异,这流沙镇的人似乎都不是实体。

    “若是幻境,必有生门所在,奈何某不擅此术,空有一身杀伐手段。”

    厉行川说到。

    这时,林寻瞳孔一缩,目光紧紧地盯住了某个方向,伸手一指:“那个人不对。”

    话音一落,厉行川立刻脚下一蹬,尘土乍起,身形已经到了林寻指的那个人近前,然而下一刻,那个奇怪的人竟然转身就跑,速度也是极快!

    厉行川刚想去追,却又回身抓住了林寻的肩膀,匆匆说道:“莫跟丢了。”

    这一耽搁,那怪人的身影眨眼间就拉出了好长一段距离。

    好在厉行川似乎也极擅追踪,认准了人后,一路看也不看,拉着林寻横冲直撞过去,速度也不慢。

    追了半炷香的时间,两人在一个死胡同前停了下来。

    “死路?”林寻眉头一皱。

    厉行川盯着胡同细看了一会儿,伸手在墙上摸了摸,忽地一声冷笑:“好一个障眼法。”

    话落,他右手捏拳,对准墙壁一拳轰去,只听“嘭——”的一声,土石飞溅,墙壁轰然崩塌,眼前又出现了一个幽深的胡同。

    接着那些碎裂的土石竟悄然化作青烟,飘散不见。

    林寻暗自记下,十万妖都的世界果然不能全按常理思考。

    一拳破开障眼之法,又现出一个胡同,至少说明二人追击的方向无错,这么看来,那个人确实有古怪。

    厉行川忽然抬头看了一眼天色,面露急色,步子一抬就往胡同深处追去。

    林寻赶紧跟了上去。

    两人曲曲折折地行了一段,胡同前头的路突然一分为二,出现了岔道。

    厉行川举起拳头往左右的墙壁各自轰了一拳,然后毫不犹豫地向没有塌陷的右边胡同冲去。

    林寻跟在他身后,越来越吃力,他知道厉行川已经有意在放慢速度了,但此人不知心有何事,似乎急不可耐,步子越来越快。

    而这黝黑胡同里的岔道也越来越多,越是往前走,林寻越是心惊,整个流沙镇都没有这个胡同的一半长吧?

    它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是妖法吗?

    又是走了一阵后,林寻忽然听到“叮——”的一声,前面的厉行川一声冷哼,一道血光自他身上激荡而出。

    林寻一个闪身,躲在他背后,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瘦瘦长长的身影,出现在厉行川前面,看衣服,他正是街上那个奇怪的人。

    此人的服饰与流沙镇的楼兰人一般无二,但此刻他的脸上却多出了一副眯着眼睛的黑铁制狐狸面具。

    这副面具遮住了全脸,只能隐隐从狐狸眼缝中看到一些他的眼神。

    此人的手中拿着一根青绿色的烟杆,正是那根烟杆,挡开了厉行川的无刃刀。

    他也没有说话,面具中露出些微精光,似在细细打量着林寻与厉行川。

    双方对峙片刻,厉行川双目微凝,骤然爆发两道血红长线朝他轰击而去!

    那面具人“咦”了一声,似乎颇感讶然,捏着烟杆的右手立刻抬起,送到嘴边,轻轻一吹,异象顿生!

    缕缕青烟在凝聚飞快凝聚成形,化作一位腰佩长刀,头戴斗笠的中年汉子。

    “一字斩。”

    伴随着成熟的声音,烟气所化的中年汉子一刀出鞘!

    厉行川瞳聚成针,无刃刀自下往上看似轻描淡写地撩去。

    林寻面色发白,他的皮肤在自己生出鸡皮疙瘩,这种感觉,就像刹那间被万千锋芒所指一样。

    他看见那斗笠客的刀刃上溢出一条发光的白线,掠过空气时,隐隐有黑色雷霆形纹路缠在其上,也不知是妖法所成的闪电,还是那一刀撕裂了空间。

    而厉行川并没有吼出什么招式名,但那自下往上撩的一刀,身上缠绕的红芒更是令人心惊胆寒,似乎隐隐有鬼哭狼嚎裹挟其中。

    毫秒之间,两人的刀撞在了一起。

    交击之下,一阵麻麻酥酥的可怕力量猛地爆发开来,震得躲在厉行川身后的林寻全身血肉都在发颤!

    他此刻也顾不上危险,目光极贪婪地盯着那两人相接的刀,肉眼可见的气圈在层层荡出,周围的墙壁早已千疮百孔,却能诡异地维持着现状不崩塌,若不是厉行川挡着,想来林寻的身体与这些墙壁也差不了多少。

    “好刀。”斗笠客留下一句诚心实意的赞叹,化作青烟消失不见。

    狐狸面具之人似乎也不曾想到厉行川这般厉害,目光似乎凝重了几分。

    “你们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