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妖经怪记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结仇
    “你又是何人?”

    厉行川态度强硬,在他看来,一言不发转身就逃的人,定然是做贼心虚,砍贼人他是向来不手软的。

    见厉行川这副态度,狐狸面具眯眼一笑,再次一吸嘴边的青色烟杆。

    缕缕青烟吐出,刹那间化作青色雾气笼住了整个胡同。

    “想逃?”厉行川持刀一挥,一卷狂暴的旋风眨眼间便撕开了雾气。

    然而下一刻,他就傻了眼。

    只见雾气中陆续走出一个个戴着黑铁狐狸面具的人,每一个的身形都一模一样,每一个都在发出奇诡的笑声,问着:“你们是何人?”

    一时间,这诡异的声音在胡同里此起彼伏地回荡,瘦瘦高高的身影看得人眼花缭乱,本就不擅幻术的厉行川立刻着了道。

    无刃刀砍破一个人形又立刻化作青烟再次凝聚成形,根本就杀不尽,砍不完。

    “邪道妖法,可敢与某正当一战!”

    厉行川气得眼睛发红。

    “看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说话还这么天真?”

    嘲笑的话语自四面八方涌出,更是气得厉行川上头。

    然而林寻却忽然神色微变,听出了些别样的味道。

    “中元节?”

    林寻忽然反问出声。

    本还在嘲笑的狐狸面具人笑声戛然而止。

    所有身体齐刷刷地转向林寻,目光中满是意外。

    “你是哪块地界的妖主?”

    狐狸面具再次开口,确认了林寻的猜测。

    听他说话的遣词方式,与厉行川截然不同,果然这人也不是此界中人。

    厉行川停下挥刀,也回头看向林寻。

    林寻沉默片刻,说到:“敬亭。”

    “胡说八道,敬亭妖主是骊山的小姐,什么时候变成了男人?你要是想隐藏身份,就学我戴个面具,何必说这种自欺欺人的蠢话?”狐狸面具人对林寻的说法嗤之以鼻。

    而从他的回应里,林寻也听出了别的东西。

    记忆里那个从骊山来的小女孩,就是现在的林清吗?

    “算了,这是你的使徒吗?很不错。”狐狸面具饶有兴致地看着厉行川,停下了动作,似乎不再打算继续攻击。

    “你不想说你来历,我就不问了,既然大家都是为妖而来,合作一番,如何?”

    林寻揣摩他话中之意,便顺着他说道:“这妖的消息,你知道多少?”

    “空手套白狼吗?”他笑了笑,“没关系,我喜欢交朋友,为了展示诚意,我可以告诉你一些消息。”

    说完,也不等林寻回答,此人便自顾自地说:“这流沙镇方圆百里之内,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循环,人,物,风,沙,范围内的一切都在按照某个时辰发生过的痕迹重演,一次又一次,没有断绝。如果我猜得不错,藏在流沙镇的这只妖,可能掌握了某种极为恐怖的幻觉类妖法,甚至是……时间类妖法。”

    他的语调带着止不住的兴奋:“你应该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时间类妖法……”

    林寻沉默不语,片刻后,他又问到:“你刚才在街上做什么?”

    “找特异点。”狐狸面具爽快地答道,“时间一次次地循环,肯定有其缘由,那只妖的极意凝结之处,很可能就在这循环中的某个特异点。”

    极意凝结之处……

    林寻立刻想到了白鸦提到的极意之血。

    “好了,该我了吧?”

    狐狸面具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着烟杆,笑眯眯地问到。

    “不,你没用了。”

    林寻一使眼色,一直没有说话的厉行川突然暴起发难!

    强横的一刀猛然朝着角落处的一个身影斩去!

    那个身影面具底下的眼睛顿时生出惊恐之色,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无奈之色,此人一声凄惨厉嚎:“云山妖经!燃!”

    密密麻麻的妖怪虚影随着他的厉嚎突然从他身后钻了出来,其中一只身形极为高大!他满头白发,身后飘着一黑一白两条长绫,上身全裸,肤色雪白,肌肉分明,双目紧闭,俊秀得难以言表。

    此妖出现后,只是缓缓睁开了眼睛,厉行川突然一声闷哼,身形凭空飞起,直直地朝着林寻撞了过去。

    林寻一个闪身躲开,厉行川摔在地上,闪烁着浓郁死亡气息的血色刀光也消失不见。

    林寻看向前方,无意中看到了睁开眼睛之妖的双目,左目全黑,右目纯白!

    顿时,林寻心脏如遭重击,猛然吐出一口鲜血,也远远地摔飞了出去。

    这两人惨,那狐狸面具之人更惨。

    “不……不可能,你为什么会找到我的真身?为什么!”

    “该死……你该死!我记住你了,我记住你的样子了!云山地界所有妖神,绝不会放过你!”

    “白夜神君,不……您不要走……不!您不能走……不!不!”

    凄厉的嚎叫没能阻止妖怪虚影的消散,狐狸面具之人的声音如丧考妣,绝望到了极点。

    突然,一团汹涌的暗红色雾气如浪潮般突然涌出,直接将他的身影吞没。

    “我绝不会放过你,绝不会!”

    咬牙切齿的威胁从让人心底发寒,但听到这一切的林寻却无动于衷。

    他眼睁睁地看着红雾将那人吞没,擦了擦嘴角的血,自地上爬了起来。

    “你没事吧。”林寻看向第一次脸上露出痛苦之色的厉行川,之前哪怕是左腿被砍断他都没有任何异样神情。

    厉行川喘着粗气,胸脯上下起伏,汗珠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其……其实……某也想知晓,你是如何辨出他真身的……”

    林寻朝前走去,没了那人青烟幻术的遮掩,这个胡同终于显露出了原形。

    这竟然是一条斜着向下蔓延的地道!

    这条地道一直在回旋,难怪走起来这么长。

    “你要知道,青烟幻化出的东西,是没有影子的,它本质上还是烟。”林寻平静地说。

    “那你为何要暗示某毫不留情地动手?那人莫非还藏有恶意吗?”

    厉行川不解地问。

    林寻停下动作,回头看向厉行川的眼睛,毫不躲闪。

    “你先回答我,为什么这样相信我的话?”

    厉行川高大的身躯趁着地面,缓缓站了起来,说到:

    “你虽言行怪异,却不无的放矢,心存几分信义。”

    林寻闻言,也不做解释,只是淡淡说到:“青烟幻象没有影子,但刚才和他谈话之际,墙壁上有一条手臂的影子,已经伸过来了。”

    厉行川恍然大悟,点头道:“好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