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妖经怪记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血线
    两人简单地说了两句后,都不再说话,各自感受着身体的状况。

    那只被狐狸面具之人称为白夜神君的妖,只是看了两人一眼,就让林寻和厉行川的血气如翻江倒海一般,难以平静。

    厉行川靠在地道的墙壁上,沉默了很久。

    忽然,他说到:“某答应过你,现在,先将报酬给你吧。”

    林寻看向他:“现在?我看你好像在急着离开这个镇。”

    厉行川没有否认,他将无刃刀横放在自己膝上,静静地看着它:“地渊妖类暴动,一路往西已经残害了众多百姓,某必须尽快赶往都城,早日示警,早做布置。不然……楼兰危矣。”

    他抬起头,盯着林寻看了一阵,问到:“你说,还来得及吗?”

    林寻刚想回答,却忽然瞥见厉行川的皮肤变成了灰白之色,细密的皱纹逐渐爬满他裸露在外的所有皮肤。

    “你怎么了?”林寻警惕地躲开了些。

    厉行川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背,简单地说:“无碍,某乃人族,无飞天遁地之能,若想日行千里,总要付出些代价。只是途径流沙镇外,遇到一支地渊妖类残部,袍泽皆战死,某以秘法活命,却也寸步难行,好在你路过此地,不然……”

    林寻心中一沉,浓郁的死气几乎已经凝固在了厉行川身上,但他似乎并不在意。

    “你不必如此,某还能撑一段时间,这报酬定不会欠了你的。”

    林寻知道他是故意在这么说,能够这样坦然面对自己死亡的人,总是能让人高看一眼的。

    “你能看见妖类,是祸也是福。”

    林寻却没接他这话,而是问到:“你口中的地渊妖类是何物?和寻常妖类有所不同吗?”

    厉行川并不答话,他闭上了眼睛,嘴里念念有词。

    突然,一条条细密的血线凭空出现,在林寻眼前一闪而过,林寻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这些密密麻麻的血线在手腕,脚腕,眉心,心脏各处钻了进去。

    强烈的疼痛迅速从浑身的每一处血肉传来。

    林寻手脚僵直,大汗淋漓,他能清晰地感觉到那些诡异的血线在他身体各处游走。

    “你在做什么?这是你的血咒?为什么又用血咒害我?”

    厉行川眼睛猛然一睁,瞳孔里的光彩迅速黯淡下去几分,但他脸上却带着笑:

    “某出身乡野,自兵丁一路升至斩部第一将,并无贵人相助,只有悍不畏死,于杀气血气中磨练自身的勇气。”

    说到这里,他上上下下瞧了林寻一眼,“此刀随某一同征伐,离乡时因钱财不够未能开刃,身有余财时,已无需开刃,它身上的杀气血气,非常人能抵挡。”

    “你却能握住它,不错,很不错……”

    厉行川咧嘴一笑,一缕花白的长发垂落至他嘴边:“虽无贵人相助,某却也有自身际遇,斩部第一将血杀厉行川之名,楼兰无人不晓,他们都以为,某是修得了一部神异血气功法,才能驾驭血气,混战无敌。”

    “却不知某不惧生死的奥秘,皆来自儿时山中,偶然所得的一条血线。”

    “你既能握住我的刀,想来也能挡住它的厉,若是撑不住,便算了罢……”

    厉行川的声音在林寻的耳中越来越模糊,疼痛已经完全侵占了大脑。

    钻进体内的血线所过之处,一会儿冰寒,一会儿灼热,一会儿如刀割斧砍,一会儿如螺旋揪心,指甲已经刺破了掌心,牙齿也早已咬破了嘴唇,林寻已经叫喊不出,挣扎不动……

    就这样,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他的意识忽然变得奇怪起来,仿佛身体和意志分离开了,他能感知到自己身体的一切痛苦,但意识却又不为之痛苦。

    强烈的割裂感仿佛将林寻一分为二,一份是意识,一份是身体。

    但林寻彻底恢复意识,清醒之际,厉行川正站在他的对面,双手扶着无刃刀,仰头看着天空,月色下的风沙将他的衣袍带得猎猎作响。

    林寻忍不住揉了揉眼睛,这里不是流沙镇?

    为什么在沙漠上?

    不过,他突然想起来,流沙镇出现之时,也是这么突然。

    难道说,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不。

    林寻看着厉行川的背影,他的左小腿处依旧空无一物,头发由黑白交加的花白,变成了月色一样的灰白。

    而且……

    林寻转头看去,那个地道还在,依旧在螺旋向下,深不见底。

    只有流沙镇不见了,像是一场梦一般的,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你把安身立命之本给了我,自己怎么办?”

    林寻沉默良久,出声问到。

    仿佛这才察觉到林寻已经醒来,厉行川没有转头,他看着月亮,空旷的沙漠风沙不休,将这个明明才中年,却像行将就木的老人一般的将军吹得越加寂寥:“血线给了你后,某才明白过来。”

    厉行川的声音里少了几分金铁交错的杀气,多了些释然与缅怀:“以德修身,以诚养心,才是安身立命之本。”

    “某已寻到愿以性命相修的诚与德,你呢,林寻?”

    他的问题落在林寻耳中,却像是钻进了心底,久久不散。

    楼兰的一切,就是厉行川的一生。

    是他的诚心所念,刀锋所守。

    他愿意为这里献出一切,乃至性命。

    林寻这才发现,厉行川的身形比起之前,要佝偻削瘦了许多,像是一棵即将枯死的树,扎根在沙地里,随时可能被风刮倒。

    “切记,那条血线并不是死物,可以使用它,万不能依赖它。”

    “它可在重伤濒死之际护你性命,也可在春风得意之时夺你神魂。”

    “切记,切记,心有所守,便不为他念所动,不然……若是被它夺了心神,你便再也不是你了……”

    厉行川说的这些话,被林寻牢牢地记在了心中。

    他没有多问,厉行川和白鸦不一样,他话不多,但该说的都会说。

    “流沙镇消失了,往哪个方向走?”

    林寻看了抬头看了一眼月亮的位置,夜正深,沙漠里冷得可怕。

    厉行川摇摇头,抬手一指地道,说:“下去,在你醒来之前,某已尝试过四周方向,无一例外都会回到此处。”

    “无论何人,断不能将某困于此处,楼兰都城……还有千万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