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妖经怪记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遇泉
    十万妖都,瀛洲。

    “骊山的丫头不知为何这般出力,她不是还没嫁过去吗?”

    “谁知道,敬亭妖经在她手上,谁敢小看她,那本书上留了哪些名,你又不是不知道。”

    一老一少两个唐装穿着的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你说,那个疯子是死了,还是被人抓了?”

    年轻人忽然问。

    “死了吧,谁能抓住他?”

    说到这里,老头又止不住地抱怨,“瀛洲真是可怕,好几只妖神是我书里那几位的祖宗,它们现在个个抖得跟鹌鹑一样,平日里趾高气昂,现在个个都上不得台面。”

    话刚说完,一位红衣女子沉着脸飞了过来。

    开口一句话,就让一老一少两人面色大变。

    “出事了,有一本妖经被瀛洲妖神所夺。”

    “哪本妖经?”

    老头知道自己问的是废话,无论哪本妖经被十万妖都中的妖神夺取,都会造成极大的混乱,因为那意味着……妖神可以逆行穿越,降临人世,造成极大的恐慌与破坏。

    “小灵台山。”

    红衣女子回答道。

    一老一少面面相觑,这下真坏了。

    “怎么会这样……在十万妖都的妖神眼里,妖经应该只是普通的书才对,它们不可能看见内容的……”

    老头喃喃道。

    红衣女子叹了口气:“这就是我来找你们的原因,希望那只妖神只是无意中夺取了妖经,还没能发现其中的奥秘,我们现在去……还有机会夺回来。”

    ——————

    楼兰沙海。

    厉行川没再耽搁,迈动步子率先进了地洞。

    林寻紧随其后,也许是血线所致,林寻感觉自己的步伐轻了许多,体力也强了一些,精神更是比白天还好。

    但这地洞里的沙粒却重得离谱,一脚若是陷下去,拔出来时会异常费劲,就像是那些沙粒上承载了一些不属于它们的重量。

    夜幕低垂,繁星满天,月华完全掩住了星光,四下里一片寂静,只有一前一后两人踩在沙地上轻轻摩擦的声音。

    林寻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为什么。

    也许是沙漠里太静了,让人有些不安。

    片刻后他问道:“沙漠里有夜行的生灵吗?”

    “有,平日里最常见的是沙灵猫,昼伏夜出,通体棕褐色,以沙中蛇鼠为食。”

    厉行川也停下了脚步,他蹲下身子,捧起了一些沙粒,回头看去。

    进入地道已经有一段距离了,月光还能蔓延进来,而且这些沙子异常的重……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突然!厉行川掌心一疼,凝神看去,只见自己捧着沙粒的左手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干瘪,血肉飞快消失,很快之剩下了森森白骨!

    “斩!”

    双目一道血光闪过,厉行川已经化为白骨的左手掉落在地,他死死地盯着那些沉重的沙粒,终于看出了异常!

    这些看起来是黄色沙粒一样的东西实际上根本就是一只只细小的虫类,它们在啃食满血肉后个个撑满起来,浑身恶心的黄色绒毛很快就显露在林寻和厉行川眼前。

    这些东西没有四肢,非常细小,基本只由一个肚子和一张嘴构成。

    但它们的破坏力大得惊人,竟是刹那间就啃光了厉行川左手的血肉!

    用不着厉行川提醒,林寻立刻拔腿后退,然而身后又传来了密密麻麻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啃食声。

    回头看去,只见地道入口处的沙粒已经全都活了过来!正如潮水一般朝着二人处涌来!

    厉行川神色微变,他总觉得,眼前这一幕好像在哪里发生过,但若是去细想,又会头疼欲裂。

    “往地洞里面冲,没有退路了。”

    林寻不假思索地说。

    “嗯。”

    厉行川应了一声,到了现在,他已经对林寻的性格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这是一个眼力很好,头脑灵活,行动很自我的人,通常他做出的决定一定是当前状况下的最好选择。

    厉行川立刻跟着林寻全力朝着洞穴深处冲去。

    一路冲,他一路挥砍着手中的无刃刀。

    虽然将血线给了林寻,但他的此刻挥出的凌厉刀气犹如实质,竟是更胜从前。

    但密密麻麻的细小沙粒怪物像是完全没有“恐惧”这种情绪一般,它们堆积成团涌来,被一刀斩杀过半后很快又卷土重来。

    同伴的“尸体”很快也成为了它们的粮食,体型更大的“沙粒”再一次涌来,就这样循环往复。

    渐渐地,它们能接住两刀,三刀,甚至将刀身裹住,让厉行川难以拔出,最后,它们甚至能通过无刃刀传来一阵灰色的污秽气息,开始蚕食厉行川的精力!

    一旁的林寻也意念涌动,一条条细长的血线从他的指尖飙射而出,如活物一般狂舞。

    终于,两人的脚下忽然踩到了实处,不再是沉重的沙粒。

    身后令人牙酸的蠕动追击声也停了下来。

    这里已经是地底深处,按理说不该有光,但这四周的墙壁,却在散发着淡淡的荧光。

    通过这些荧光,两人能看见身前两三米处,有一滩幽黑的水,一个泉眼正在不停地往外冒水。

    “过往泉……”

    厉行川忽然开口。

    林寻带着询问的目光朝他看去,却见厉行川已经满是皱纹的脸上自己都带着难以置信。

    “刚才……某说话了吗?”

    厉行川身体颤抖着问。

    林寻凝视着他,点点头。

    这个男人能毫不犹豫地斩断自己的手脚,不流一滴汗,颤抖这种事在林寻看来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

    但此时此刻,厉行川在颤抖,他捂着满是灰白头发的脑袋,满眼的痛苦之色。

    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又遗忘了什么。

    “现在怎么做?”

    林寻看着他,等待他做决定。

    如果厉行川不说出“过往泉”三个字,林寻是不会将做决定的权力交给他的。

    但此刻,这位将军好像出现了异常。

    等待没有持续多久。

    厉行川慢慢平静了下来。

    他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泉眼,说到:“跳下去。”

    “好,你先。”

    林寻点头道。

    厉行川怔怔地看着泉眼,忽然纵身一跃,他没有拒绝。

    “扑通——”

    林寻亲眼看见他跳进了泉眼里。

    然而接下来的事,却让林寻缓缓瞪大了眼睛。

    再次涌出的泉水,流成了一幕幕的画面,停在了泉水形成的水面上。

    画面的主人,是厉行川。

    而他所经历的事,与此时发生的时,令林寻震惊到了极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