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妖经怪记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过往
    要进去吗?

    林寻静静地站在泉边。

    泉眼里依旧在往外咕噜咕噜地冒着水。

    厉行川看不见从泉眼里涌出的画面,也难以想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剧。

    林寻沉默良久,他从怀里拿出那本泛黄的书,第一页除了楼兰二字,别无他物。

    但他已经知道该写什么上去了。

    “妖……到底是什么……”

    林寻喃喃说道。

    渐渐的,关于厉行川的画面逐渐模糊,水面恢复了平静。

    缓缓倒映出了站在一旁的林寻的样子。

    泉水清澈,甘冽,却又幽邃,深沉。

    像极了某种生灵注视的目光。

    他还是决定跳下去。

    毕竟这里回头无路。

    决定之后便不再多想,林寻纵身一跃,泉眼在眼前不断变大,像是一个无底洞渊,将林寻纳了进去。

    意识产生了刹那间的模糊,紧接着,林寻便睁开了眼。

    奇怪的是,明明在泉眼之中,四周却没有一滴水,他的身体更没有被打湿。

    眼前黑漆漆的一片,随着他试探性的动作,产生了一圈圈荡漾的涟漪。

    这个瞬间,林寻产生了一些奇妙的错觉,仿佛回到了地球,回到了过去……

    另一个自己,在缓缓和他重合。

    林寻忽然很想回到泉水旁边,想看看此刻属于自己的那些水面上,会浮出哪些往事。

    儿时的记忆,如惊鸿照影,似乎留下了些痕迹。

    但若是想专门去找,却怎么也找不回来了。

    还没有到底吗?

    等了片刻,四周依旧是一片虚无。

    也许我根本没有在下沉?

    这个想法的出现,让林寻升起了一个念头。

    他尝试着用意念呼唤那根血线,然而刚有动作,沉寂的空间突然如同烧开的水一般,疯狂地沸腾起来。

    四周出现气泡炸裂的声音,以林寻为目标,涌现出一片片巨大的菱形甲片。

    那些甲片泛着寒白的光,席卷而来。

    霎时间,林寻仿佛被无数把刀指着,想将他撕得粉身碎骨。

    这泉眼到底是什么东西?

    林寻虽惊不乱,立刻停止了调用体内血线,任凭那密密麻麻的巨大甲片卷至身前。

    果然,当林寻没有异常举动后,刚才还翻天覆地的动静立刻突兀地消失了,再没有一点气泡破碎的声音,就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

    林寻也松了一口气,说到底,此时的他并没有与真正的妖异之物对抗的力量。

    好在经过刚才那一遭后,四周突然变得粘稠起来,仿佛要突破什么界限了。

    林寻屏住呼吸,侧耳听去,他隐隐听到了一阵诡异的声音。

    “嘶——”

    “呼——”

    “嘶——”

    这个声音出现后,林寻立刻感觉到自己的身上出现了一股巨大的排斥力,一圈圈透明波纹在寂静的空间中荡漾开,扩散成一个个巨大的圆圈。

    接着,那些圆圈骤然回缩,缩紧到林寻身上,下一刻,林寻眼前一花。

    “啵——”

    像是打破了一个水泡。

    脚下传来了实感,林寻立刻抬头看去。

    只见一片幽深的水正流淌在洞顶,而那水中,一条巨大的鱼尾轻微摆动,转眼就没了踪影。

    林寻看得真切,那庞大得仿佛小屋般的鱼尾之上,长满了巨大的,甲片般的菱形鱼鳞。

    难道说,真正在水面上浮现生灵过往的,根本不是泉水,而是它吗?

    好诡异的世界……

    厉行川呢?

    他早就下来了吧,人呢?

    这时,一阵淡淡的血腥味忽然钻进林寻鼻中,这血腥味瞬间变得浓烈,令人作呕。

    转头看去,庞大的地洞竟不知何时变成了布满断刃残肢的战场。

    凄冷的风吹过染血的旌旗,厉行川就站在一望无际的尸山血海中。

    蔓延遍地的,凄红的,艳丽的血……

    “这是哪里?”

    林寻心跳加速,但说出的话依旧沉稳。

    “纵马原……”他缓缓张开嘴,无刃刀紧紧握在仅存的右手里,“某……斩妖之处……”

    林寻看见了厉行川的眼睛,陌生的,诡异的眼神……

    这个人……不是厉行川。

    过往泉中的画面是真的,厉行川,早已经被某个妖异之物占据了身体!

    “你是谁?”

    林寻的话仿佛引起了他的困惑:“我是谁……我是……厉行川?”

    这个妖邪之物似乎在回忆。

    他伸手已经没有手掌的左臂,一股诡异的力量立刻将林寻拉到他近前。

    “厉行川”仔细又诡异地注视着林寻。

    林寻没有再发出声音,“厉行川”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可怖,他的瞳孔渗出一圈惨白的颜色,嘴角拉得狭长,颧骨夸张地隆起,额头也在疯狂地蠕动,像是有什么东西,即将突破这个身体……

    他的人类特征在飞快变少。

    必须想个办法,不然……会被“他”杀了。

    “你的都城,楼兰,不想回去了吗?”

    说出这句话时,林寻已经想到了所有后果。

    “楼兰!”

    “厉行川”忽然发了狂似的一把丢掉了无刃刀——用右手死死地扼住了林寻的咽喉。

    “咳咳咳……”林寻的嘴边咳出了血沫,“他”的力量大得惊人,但林寻能从这条手臂上感受到挣扎。

    不然以这种力量,绝不会只是咳出血沫的程度,而是直接被拧断脖子。

    “你……怎么能……扔掉……你的……刀!”

    林寻死死地抓住厉行川的右臂,艰难地挤出了一句话。

    忽然间,咽喉处的钳制松开了。

    林寻半跪在地,不住地喘气。

    而“厉行川”则像是疯了一样扭头看向自己扔到的一旁无刃刀。

    阳光灼伤一样遮住了眼睛:“这是什么?”

    我将视线转向右手,原来我还握着那枝通草菊……我无意间用拿菊花的手去触碰那家伙的眼睛!

    “啊!!!!!!”

    他的嘶吼响彻整个地洞。

    接着,这个男人逃命般地抓起了自己的刀,姿态诡异地跳跃到墙上,如爬虫一般,很快消失在了黑暗中。

    “那里!前面有声音!”

    七零八落的脚步声突然在林寻身后。

    扭头看去,一行年轻的男男女女手持各式兵刃,停下了脚步,正警惕地看着他。

    “你是……人?”